杜永真:在固本中求新——塑造秦雪梅之我见

发布日期:2024-03-06 作者:魅力中国杂志社 点击:133134

DSC_0876.JPG

豫剧阎派《秦雪梅》是由我的师祖阎立品先生创排的一部久演不衰的经典剧目,蕴含着的深厚文化内涵和独特艺术魅力。能塑造秦雪梅这一人物是我的荣幸,不知道是几世修来的缘分,让我能与阎派结缘,与恩师张梅贞先生结缘。感恩师祖创立的经典之作,更感恩时代,感恩河南省文旅厅、河南豫剧院、青年团等各级领导的培养,让我们青年演员有足够的平台去锻炼,同时也感恩流派培养下来的庞大的戏迷群体力量,他们的鼓励是驱使我们成长的动力。

DSC_0885.JPG

就青年团版《秦雪梅》这部戏,我作为该剧领衔主演,流派再传弟子,大家对我技术技巧呈现提出的不足,我会虚心接受并更加努力提升,自知学艺不精,实践不够,功力不足,拿捏不准,使许多地方存有遗憾和瑕疵,这大概需要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艺无止境,我会继续努力提高,生命不息,对艺术的追求不止!

DSC_0927.JPG

    但就版本而言,这是认知问题,也是对流派传承初心问题,我想在这里做一下解释。大师的东西我们不敢动,尤其《秦雪梅》一剧,可谓阎派经典中的经典,大师之所以是大师,她对艺术的不懈追求,是我们普通演员及观众的认知、格局所不能够心领神会的层面,她是用一生在探索艺术,《秦雪梅》阎立品先生一生改了至少五版,其中在年龄与艺术最鼎盛时期,就职于河南省豫剧二团,留下了许多影像资料,传唱至今,所以被大家称之为经典版。但大师对秦雪梅的完美塑造并未止步。只是人的艺术生命是有不可逆转的自然规律所限,后期更改的新版并没有更优越的条件刻录下来,所以未被广为传唱。记得朱巧云师姨给我讲,后期的大师多居住在封丘,所以封丘的师姨和师姐妹们大多唱新版,也是尊师祖阎立品先生心愿,希望被广大所熟知并认可她后期用心血塑造的秦雪梅。

DSC_0937.JPG

    万事万物,一旦更新,一定是想弥补之前的不足,推陈出新,固本求新。马克思哲学“否定之否定论”告诉我们事物的发展方向是前进的,道路是曲折的,所以大师一生不断的在自我否定与自我肯定中用生命追寻艺术的真谛,不断超越自我。这种精益求精的精神更是传承者所要传承的精髓与信念。如果大师在世,她革新的步伐一定比我们当代人的脚步更大。万变不离其宗,如何更改都是为了更靠近秦雪梅这一完美古典女性形象。曾听师父张梅贞先生讲,当年大师生病到晚期,最放不下的是艺术,她还有很多遗憾想要弥补,可是来不及了……

DSC_0967.JPG

    而我们新一代传承者,真正要传承的是什么?是流派精髓什么是精髓?什么是特点?我们要用心去思考这个问题!阎派,F调,塑造的几乎全是少女形象,体现嗓子好是精髓?模仿的像大师是精髓?我认为还不够准确,阎派的调门高,嗓子是基础,但精髓绝对不是拼嗓子好与坏,而是声音的年龄感塑造,嫩、脆、甜、美、奶萌是其特点与精髓,一个人一个嗓音条件,一个时代一种声腔风格,大师天生就是清脆明亮的铜铃般的嗓音,而很多人使出洪荒之力才望其项背,挤出来的声音甚至刺耳,声音年龄感偏老气。怎么办?难道就不传承?不可以,不能因复刻不出大师的声音就不传承,我们需要因人而异,追求神似而非形似,以自身的嗓音条件努力去找准甜、脆、嫩、美、奶萌等特点,行腔上努力追求温婉细腻、优雅婉转,从咬字、换气、装饰音、尾音收放等方法上去细细揣摩,在人物感塑造上以隽秀典雅,秀外慧中为其行动与心理支点,找准这些便是追寻“阎派”声腔特色与精髓。

DSC_1051.JPG

    每当看到对版本问题有争议的评论,或是对删减版的争议,我会深呼吸、闭上眼睛拼命地用意念求索,渴望走进那个四维空间与大师神交,与师父对话,传承的道路上,我该怎么办,我该如何迈脚,努力搜索师父生前留下的只言片语,从发展脉络中读懂她们的艺术追求,慢慢地,我似乎能够领会到她们的意愿,尤其大师一定会遵循一个不变的道理,那就是“审美的与时俱进”,想到此,这便让我认定我们的传承方向没有偏离。

DSC_1087.JPG

    在我整理青年团版的《秦雪梅》时,我不是为新版而新版,为老版而老版,固化的刻板的定性为采用某一个版本,而是以如何更靠近秦雪梅这个人物,使其更加完美为准则,前提是不改动大师的一字一句,至于哪一版,都在大师亲手打造的多个版本中,用心将一字一句筛选出来的作为青年团版的《秦雪梅》,初心纯粹,所以坦然。剧目的呈现与观众大概是需要磨合的过程,需要时间。

DSC_1106.JPG

    我多希望师祖阎立品大师再延长一个二十年的生命,她一定会把每部戏,所有的版本继续凝炼成一个升华版。多希望师父张梅贞先生还能在世,她总是一句话就能点拨开我的困惑,跟随她学艺十二年,她说我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跟老师学,不必亦步亦趋”。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是在放飞的状态中成长,是我的幸事……初心纯粹,便坚定不移!

举例:“吊孝”下段的最后垛子板。

1.大家熟知的版本:

哭商郎哭得我咽哑喉锁,

哭夫君哭得我失去知觉。

左瞻望右盼顾棺材一个,

阴森森情惨凄使人难活。

闭目去只见那洪水烈火,

睁眼来又见那鬼怪妖魔。

心恍惚眼花乱肝肠欲破,

我的商郎夫啊!

咱不能同生来也要鸳鸯同穴!

DSC_1115.JPG

2.大师新版(青年团采用版):

哭商郎哭得我咽哑喉锁

哭夫君哭的我心颤身缩

我恨世俗门第之见把人害

恨富贵如刀把恩爱分割

我恨爹爹你断送商郎又害苦了我

害得我死不死来活难活

我恨天你为何不报因果

恨地不平灾善佑恶

我恨天怨地肝胆欲破

我的商郎夫哇

到何日咱二人鸳鸯同穴

DSC_1123.JPG

    老版《秦雪梅》把整剧的结局点打在对场景产生的恐惧后而变的疯魔,而新版则是一番哭诉后激发起对封建礼教的呐喊,与爱人阴阳相隔的苍凉无力,在封建社会中,秦雪梅一个弱女子渺小得像一粒尘埃,发出一种问天问地的呐喊,对世道不公的质问。另外,我认为雪梅对商林爱之深,不至于把对场景产生恐惧作为重点表达,如果两三个小时的戏打点在此处,收尾似乎有点牵强,整剧的思想性有所偏离,中心思想不够明确,我想师祖阎立品先生应该也是因此才修改的新版吧。雪梅对商林的用情之深,甚至想抱住棺材里的商林,更甚至想要和他一起死,就像罗密欧与朱丽叶,梁山伯与祝英台,而我认为秦雪梅的完美之处就在于此,前者双双赴死,某种程度上是一种团圆,是一种美好,在封建礼教的禁锢下,死容易,活着更难,而秦雪梅没有就此放弃宝贵的生命,她还知有待行孝父母的责任。所以最终她是守望?她是思念?她是重生?她是与权贵抗争?她是死?她是疯?都由观者心中下定义!

DSC_1127.JPG

     以此为例,只想告诉大家,青年团版《秦雪梅》每一字一句的甄选,都是为了更贴近秦雪梅,使其更加完美,以此去追寻大师曾经走过的脚印,探索曾经她心目中秦雪梅的悲凉人生!(文/杜永真 图/陈静)